盒马、饿了么的幕后伙伴,这家企业管理近四百万骑手,高管称AI系统竟能识别骑手接单意图!

“我们是一个在行业里比较知名,不过用户不太能感知到的企业。你日常点饿了么,或是盒马、每日优鲜,都可能是点我达的骑手配送。”点我达CMO杨璐告诉周到君。

9月19日,杨璐身着一袭黑衣,风风火火的闯进专访间。常年在即时物流行业摸爬滚打的她,说话的语调比快递到达的速度更快,一串连珠炮式的开场让人打消了午间的困意。

图/点我达CMO杨璐

据了解,点我达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即时物流企业之一。其早期从外卖配送切入,目前配送场景已经拓展到快递末端,商超、鲜花等新零售业务。点我达目前拥有390多万注册骑手。

不仅注册骑手数量庞大,业务面广泛,点我达公司还颇受资本的青睐。

去年7月11日,菜鸟网络以众包业务和其他业务资源及2.9亿美元现金投资点我达,并成为其控股股东。这是迄今为止,国内即时物流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家备受阿里巴巴重视,拥有海量注册骑手的所谓“物流公司”,其实际员工数量并不多。杨璐对周到君表示:“目前点我达的实际员工仅达千人。“

为何点我达公司能在竞争激烈的即时物流行业杀出一条生路。又如何以千人的规模,管理390万快递小哥?对于这些问题,亲历者杨璐有着自己的见解。

即时物流始于外卖

“即时物流始于外卖行业的兴起。如果没有外卖,也不存在现在的即时物流。”杨璐认为。

2009年,随着线上到线下的本地生活O2O的到来,传统餐饮业直面互联网大潮,外卖平台应运而生。外卖平台能够带给足不出户的用户更好的体验,越来越多人第一次点开美团、饿了么的图标。

骑手小哥开始走街串巷接订单,于此同时也催生了新难题。外卖平台彼时还没有如今的规模,午间、晚间的外卖订单常超出它们的运力峰值。

图/外卖成为新风尚

“09年以后,伴随外卖市场的兴起,直接导致同城物流行业由计划性物流向即时物流转变。”杨璐说。

她指出,此前的物流方案时效性要求较低。企业用户可以先确定一段时间内所需要运力,再由物流公司进行人工匹配。然而外卖平台所需要的运力截然不同。在中午、晚间其需求运力的峰值很高,但在其它时段,其运力需求并不高。

假设外卖平台完全依托自营骑手,就会导致平时骑手闲的慌,而中午、晚上又忙不过来的情况,运力并不能充分使用。

图/点我达骑手(受访者供图)

“即时物流是随时发生一个需求,立刻出现一个运力匹配需求,然后完成送达的过程。这对于外卖行业至关重要。”杨璐表示。

然而即时物流说起来简单,但对于传统物流公司而言,怎么向骑手快速就近派单,怎样在午间增大运力,却都是难以解决的问题。

AI系统能识别骑手意图

“09年成立的时候,我们第一个系统就是智能派单系统。我们那时候给每个直营骑手的电动车上装一个GPS定位。我们收集他的地理信息,让系统进行算法学习。”杨璐告诉周到君。

经过几年的物流场景学习以后,点我达的智能派单系统的智能程度逐步提升。

据悉,该系统能针对不同业务场景,将骑手服务能力标准化。同时基于业务准入策略、订单情况,进行分时段派单。最终达到提升运力转化率的成果。

图/点我达智能派单系统亮相

“一种智能派单系统灵不灵,关键在于行业深耕的时长,所积累的数据。”杨璐表示,点我达的智能派单系统进步到现在,甚至可以判断一个骑手的接单意图。

而彼时同样类型的即时物流公司,大多采取直营或加盟的模式。一般物流公司将国内市场化分为各区域,在各个区域下还分各城市,成立直属物流团队。依托经验丰富的物流老手管理外卖骑手。

然而这种模式需要物流公司大量的人力成本支出,在外卖平台大幅补贴时还能运营一时。当资本潮头褪去时,便纷纷无奈触礁。

图/外卖平台彼时群雄割据

2016年7月,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点我达。2019-09-22,菜鸟网络以众包业务和其他业务资源及2.9亿美元现金投资点我达,并成为其控股股东。而其此前京东战略控股达达,预示着电商巨头对于即时物流的最后一公里势在必得。

伴随阿里战略入股,点我达的企业运营状况蒸蒸日上,而外在市场环境也在逐渐好转。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2018年即时物流行业规模达到981亿元,并预计2019年行业规模将突破1312亿元。

经过10年等待,点我达终于迎来了行业的春天。

即时物流行业未来是个万亿市场

“现在的到家零售的增长趋势每年超过100%。此外,快递的末端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。放眼望去,整个即时零售行业未来就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。”杨璐向周到君兴奋地表示。

虽然即时零售行业欣欣向荣,但对于点我达而言,还远谈不上高枕无忧。

5月,美团正式推出“美团配送”,并宣布开放配送平台。8月19日外媒称,达达-京东到家正与多家投行洽谈,期望能在2020年5月赴美上市。即时物流行业的竞争依旧不容小觑。

图/达达骑手

而在点我达刚刚涉足的快递行业,体量巨大的“三通一达”也正严防死守,陆续推出同城即时配送服务。

“在中国,物流行业费用约占整个GDP的15%,大约是整个教育产业的四倍。然而人们容易看到的战争全是商流的战争,不会感受到物流的战争。物流战争完全不亚于商流的战争。”杨璐称。

事实上,美团、饿了么等外卖平台方才在盈利线的边缘徘徊,作为外卖平台背后的物流公司,达达、点我达等配送平台想要全面盈利仍待时日。

在接受完周到君等媒体采访后,杨璐一刻也不做停留,风风火火地离开。她将继续投入下一场开拓快递行业的战役之中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秦元舜